【评论】彩 排——关于李阳的画

不施粉墨的李阳想不到彩排,也想不到我会用“彩排”两个字来谈论他的画。之所以选择这个题目,是因为李阳目前的创作在我看来就是一场彩排。这样的结论与他在国内画坛的名气以及他美院教授的身份没有关系,与之关联的只是其生活经验与艺术经验。当所有的经验集结在号称天域的藏地时,李阳所做的事一定不会小。于是,有了彩排。当然,他的彩排不是为了表演,而是为了净化;不是为了破解藏地密码,而是为了寻找心灵净土。

【评论】彩 排——关于李阳的画

作品显灵之八

  李阳的彩排首先来自于色彩。无论西藏唐卡,还是敦煌壁画,李阳都做了深入研究。他从日本岩彩入手,在厚与重的审美维度上,展示虔敬而非秘密或神秘的模样。自然,我们很容易在李阳的色彩中感受到神秘的氛围,李阳几乎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藏文化或说佛文化圈。在这个圈里,作为题材的西藏与印度、尼泊尔的区别只有形而下的区别;在形而上层面,三者具备高度的一致性。

李阳强调的是因虔敬而来的敬畏。他强调的不是宗教仪式,而是人生态度。由于如此强调,李阳的创作又一次具备了彩排的意义。他的意义在于参悟佛心,而不是佛身或者西藏风情成了主题的当下时潮。

在李阳之前,艺术家们于佛之一道并不陌生,以禅佛入画而别开艺术格局者也大有人在。但李阳以自己的敏感抓住了姿态,在瞬间的姿态里,李阳讲求的不是佛之“了生脱死”,而是菩萨级的“留惑润生”。因为佛学中说,佛是觉者,可以了生脱死。而菩萨故意不断生死,留一点来帮忙世人,来广度众生,也就是前文所说的“留惑润生”。

在一低头的瞬间的惑中,李阳以及他笔下的人物有了来自佛光的滋润。绘画史上,有关西藏、宗教、风情的艺术谱系也因之有了新的创作路经。我实在不愿意用“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这句已经俗滥的话来比附李阳的创作路经,但又实在没有更好或者更恰当的言辞来比附。因为李阳的创新之中,还有太多符号性的东西,他似乎生怕我们忘了他的艺术与西藏与佛的关联并时时提示我们。也正是基于此,我说李阳的创作是一次隆重的彩排,它不是为了表演,而是为了修正。它关注当下,却更加瞩目未来。人说,一直在直播的人生没有彩排,然而,天地一梨园,人生天地间,如生如净如旦如末如丑。面对此等角色,怎么可能没有彩排?基于此,“彩排”的李阳有了自己的意义。

本站仅作交流学习使用。发布者:李阳,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artchan.cn/archives/100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