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成贵-再危险,也要出发

吴成贵-再危险,也要出发

画家李阳在西安美院画室里创作《重走玄奘路》 本报记者闫文青摄

  因为佛在,玄奘西行;李阳西行,艺术引航。冥冥中,李阳循着玄奘的足迹,用一幅幅写生作品,持续着和玄奘跨越时空的对话。
今日,李阳将第三次出发,继续“重走玄奘路”的艺术苦旅。只是,本次的阿富汗和巴基斯坦之行,因为当地复杂的政治局势和不容乐观的反恐情势,“这次西行颇有点悲壮的色彩,我们甚至和阿富汗驻中国大使馆签了’生死状’。不过,再危险,也要出发。”
征集助手:网友评价提着脑袋干
按照计划,李阳沿着玄奘西行的路线,在经历了国内和中亚的行程后,第三次西行,将用两个月时间,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境内,用画笔丈量一切和玄奘、佛以及艺术有关的痕迹。
可是这两个国家,尤其是阿富汗,在全国范围内还有1000多万枚地雷未爆,武装势力割据,各种恐怖事件和绑架事件层出不穷,其危险程度,让阿富汗成为全球旅游人数最少的国家之一,相应的资料少得可怜。
2014年春节后,李阳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征集本次西行的助手。因艺术之名,重走玄奘路,很多人对此表示“很有兴趣,希望参与”,但也有不少人对此行的危险程度表示担忧,甚至直接在李阳的征集帖下留言:这是提着脑袋去干的事。
直到3月底,李阳才定下来让江苏的马立远作为助手。马立远虽然只有25岁,但已经是一名资深背包客。马立远向记者坦言,此行有很多神秘的地区,很少有中国背包客涉足,这是吸引他的原因之一,更重要的是,李阳对于艺术和佛教的执着,深深打动了他。
“我愿意和李阳,一起提着脑袋,去追寻玄奘的足迹,实现艺术梦想。”马立远很坚定。
办理签证:大使馆要求签“生死状”
原以为搞定了助手事宜,准备工作就会简单很多,但事情却并非一帆风顺。
由于几乎没人到阿富汗旅游(资料显示,每年到阿富汗旅游的人不到100人),李阳和马立远去阿富汗驻中国大使馆办签证时,遭到大使馆拒绝。在出示了画册,反复说明此行目的是为了追寻艺术梦想,大使馆才松了口,但是李阳两人必须签一份“生死状”。
“我清楚记得协议内容,重点就是我们必须对自己的生死负责。一旦发生意外,和任何组织、政府无关。”马立远说。
相比阿富汗,巴基斯坦的签证则容易了许多。只是,巴基斯坦同样充满危险,尤其是和阿富汗交界的部分地区,战乱不止,而这些地方又是玄奘曾经行走过的,有各种佛教遗存,也是李阳必去的地方。
迟迟没有一家保险公司愿意为此行接保,也让李阳颇为不安。毕竟,相比前两次西行,此行充满更多的未知,以及生命上的威胁。
在李阳看来,种种阻碍和不顺利,其实都是一块块不规则的路基石,铺设着他的艺术之路,“玄奘法师西行,经历的困苦远比我现在要多得多。”
平和出发:西行不希望有太多遗憾
今日,李阳将从西安乘机抵达乌鲁木齐,简单休整后直飞塔吉克斯坦首都杜尚别。
“上次西行,没有看到杜尚别的大卧佛,让我非常遗憾。”李阳坦言,他不希望,5年的西行路上有太多的遗憾。
“王城东北山阿有立佛石像,高百四五十尺,金色晃曜,宝饰焕烂。”在《大唐西域记》中,玄奘曾如此描写巴米扬大佛。
不过,在2001年,巴米扬大佛被塔利班炸毁。尽管如此,李阳依旧将巴米扬礼佛作为此次西行的重要行程。无他,那里有玄奘,有佛的气息。
李阳告诉记者,除了巴米扬大佛,本次西行,有很多重要的地方“非去不可”,比如阿富汗首都喀布尔,曾经的佛教圣地;巴基斯坦的白沙瓦,是犍陀罗艺术起源地;巴基斯坦的拉瓦尔品第周边有塔克西拉佛教遗址,玄奘曾在这里学习佛教、讲经长达两年……
“两个月后,看我的精彩写生。”虽然此前有各种担忧,但在出发之际,李阳心境却突然变得非常平和。他认为,5年西行路,是他的艺术人生冥冥中早已注定的。5年之后,一定会有一个不一样的李阳行走在一条属于他的艺术道路上。

本站仅作交流学习使用。发布者:李阳,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artchan.cn/archives/101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