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母亲,我心中的佛

【评论】母亲,我心中的佛

对于母亲来说,儿女就是她的“作品”。如果她的孩子成人了,而且还做出了一些成绩的话,那么,母亲就会觉得她的“作品”是成功的。

—王有政

王有政的母亲薛舜琴,是本县东景村名门之后,生于1905年,自幼秉承家教,学习女红闺阁之礼,诵读古代圣贤之书。17岁(1921年)嫁到王家,曾伴夫到运城读书,她也因此增长了见识。薛氏知书明理,对待老人至亲至孝,是勤俭持家的贤妻良母,治家理财,井然有序。她内和妯娌,外睦邻舍,得到全村老少的敬重。王家人多事多,丈夫王湘仙禀性温厚,只肯埋头认真做事。未料日寇来犯,兵荒马乱,公公病亡,丈夫被抓去充当壮丁,小叔被迫背井离乡去谋生,家里仅有的两头骡子也被日本兵抢去,种种灾祸变故接踵而来。然而,她处变不惊,收起教鞭,以瘦弱的身躯,像男人一样将偌大一个家庭的生活重担一肩担起。自此,她饲牲畜、种庄稼、挥镰、碾场、纺织、厨炊,披星戴月,劳苦不息。其悲楚艰辛之状难以尽述,然而她皆平常应对,从不向外人说苦。

在同辈农妇中,她算是一个识字有文化的人了。日本鬼子进村前,她在村中女学教过书,平时可以读懂孩子的课本。这为她敦促和指教子女读书学习、承继家风,带来许多便利。

在西景村,薛舜琴的孩子不但勤劳、纯朴,还个个能读书。但是,当孩子一个个长大、到入学年龄时,王家的家境正是最拮据的时候。她一方面让大女儿春艳(学名王磊)留在身边帮持家务,抽闲教她念书识字,一方面节衣缩食供大儿子王有道去学校读书。买不起作业本,就将家里的线装书拆开,翻过来写字。待有道从运城师范毕业,参加了工作,就供养弟弟有政和妹妹贞艳上学。等王有政上了西安美院附中经济上需要帮助时,大女儿已大学毕业,在四川参加工作,能按月给弟弟寄钱了。一位明智的母亲,硬是依靠她的精细筹划,不仅维持了一家人的生计,而且使王家几代世传、被乡人称道的耕读家风传袭下来。

大女儿王春艳生于1928年,没上过一天小学,她的文化基础知识都是母亲教的。1949年母亲送她到闫景中学补习时,连阿拉伯数字也不认识。半年后,跟上正班;初中毕业后,跟随夫婿到了四川成都读完高中,继在四川师范大学数学系毕业,分配到锦江电机厂做技术工作。

“母爱是人类最无私、最伟大的爱!”王有政对此体会最深切了。1982年深秋,有政与陕西国画院的几位画家外出考察。一行人从西安出发,途经运城,听说王老太太最近就住在运城的小女儿家里,就一道去看望老人家。第二天,大家辞别王妈妈,继续北上,经太原,到大同参观云冈石窟。刚到大同,遇到寒流,西北风嗖嗖地刮来,大家冻得够呛。后来,妹妹告诉有政说:“你们走后,寒流来了,我让妈添衣裳,可是妈就是不穿。她说:‘政娃(有政乳名)穿得少,天变了,我要试试看他受得住,受不住!’”

2000年12月9日,王母于97岁高龄无疾而终。有政悲悼不已,说:“不是说好的要活100岁么?”万荣县有一个规定,凡百岁老人,皆录入县志。有政曾对母亲说:“你也创个纪录,上一回县志!”可是,寿由天定,奈何?有政兄弟为严慈修墓立碑,请友人雷珍民撰写碑文,铭记父母功德。有关母亲一段,是这样说的:

薛氏,讳舜琴,本县东景村名门之裔,生于一九○五年腊月十二日,两千年葭月十四日无疾而终,寿届九旬有七。幼承庭教,习闺淑,颂诸经。俟冠笄,伴夫读,亦广见识,竟入女学为师。孺人知书明理,事亲至孝,相夫抚子,恪守妇道,外睦邻舍,内和妯娌,温良恭俭,勤劳不息,治家理财,井然有序。未料阿翁亡故,日寇来犯,小叔远遁,夫充壮丁,一时间灾祸齐至。然临难不惊,寸足当男,披星戴月,挥镰策鞭,纺织厨作,一肩担承,艰辛之状,难尽述焉。其劳苦如此,悲楚如此,贫困如此,皆平常应对之,亦不向外人道也。

公与孺人生二男二女,为有道、有政、春艳、贞艳。孺人堪钦,唯重敦教,树德勤读,致子孙辈多有成大器者。

昔孟母崇文,岳母尚义,竟集于孺人一身,堪为当世贤妻良母之表率也。

有政心中留下的是永远也不会淡忘的慈母形象,和对于母爱的感动。其实,无论自己的母亲在世或离世,他一直把自己的深切体验当做人世间一种最纯粹、崇高而普遍的人性之爱,向外延伸开去,演化为作品中对于母爱的一系列作品和颂歌。

王有政的《母亲,我心中的佛》采用了他很少采用的象征手法来表达他心中的崇母情结。画面的主人公只画了一位母亲—一位盘膝趺坐、顶天立地的“造像”,一位佛一般矗于我们眼前的老母亲。她既是偶像,更是平民。硬朗的身板、脸上的皱纹和粗粝的大手,雕塑了她一生的沧桑辛劳。她以她的方式为这个世界奉献了她所能奉献的一切。她像天下所有的母亲一样,用母爱哺育人类的未来,温暖着这个本来冰冷的世界。除了太阳和佛,世界上还有谁拥有这么广博而无私的爱?所以有政画完这幅画之后,不仅取名为《母亲,我心中的佛》,而且题写了一段感人至深的心语:

“年轻时我那么匆忙离开了你,千里万里去追寻那天边的圣迹。半生的旅程教我觉悟,金色的佛光、无私的净土,原出自于你。啊!母亲。哪怕是伟人、领袖、骁勇的元帅将军,无论是哲人、智者、普通的劳工、商旅,恐怕都跟我有同样的体验。世世代代,这样的母亲把我们民族的全部历史默默谱写。”

与伟人、将军、商旅、劳工不同,王有政是画家,可以通过手中的画笔和绘画的语言去倾诉他心中对母爱的体验。于是,母爱转化成他的一种创作动力之源,各式各样的母爱题材源源不断地被他从生活中发掘出来,转化成一幅幅感人肺腑的画面,形成了他的母爱作品系列。

本站仅作交流学习使用。发布者:王有政,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artchan.cn/archives/104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