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净的火焰 ——读田亚洲作品有感

纯净的火焰 ——读田亚洲作品有感

生命是一束纯净的火焰,我们靠内心中看不见的太阳而生存——面对田亚洲的风景我体会出托玛斯·布朗的这句话的独特味道。

他的画呈现给我们的是一个安谧、宁静、和谐的世界,如迎面吹拂过的一股清风,把我们带到一个清悠辽远的世界,孤寂,却并不荒凉。即使透着苍凉的意味,也是对天地苍苍之博大的一种感慨,对大自然油然而生的一种肃然敬意。

就是在这样的一个宁静、祥和的世界里,仍然强烈地感到内心里有一股清新的情感在涌动,舒缓地抚慰着我们的心灵。这种情感是愉悦的,而这样的愉悦是舒缓的,犹如一条明澈清亮的小溪蜿蜒在心中,无拘无束地、欢畅地流淌——似乎可以听见一个个欢畅跳跃的音符在自由地歌唱。这是一种内心的状态,无形的、感性的、流动的、变化的——每个音符都是一束活跃的意识流,在心灵上滑动。

绮丽、绚烂、缤纷、流畅,是从内心中流淌出的朴野旋律,动情而不流于华丽。悲痛与哀伤切入心中最柔弱最隐密处,而这股清流则是一种生命的情绪,没有悲痛与狂喜的激烈,却是内心深处最真实最深沉的感情的自然流淌,诚挚地在心灵上抚过、淌过,质朴而深情。沙漠中的一棵小胡杨孤零零地挺立着,不屈地向上伸展着,辗转地延伸向天空。孤独,却不寂寞。因为它洋溢着生长的冲动与开放的热情。正如深山老林,悬崖边上的一粒种子,不管受不受到关注,只要有生命,它就要开放。它的存在,它的绽开,是个体生命的一种需要,是对生命的热爱与对其过程的珍视,是对生命的一种完成。这样的一分坚持、执拗,也是作者对艺术的态度,对人生的态度——哪怕是沙漠荒丘、荒郊僻野,我也要开放!

世界太喧嚣,艺术的形式也日趋于复杂。而作者忠实于内心,不从众,不流俗,能独守得住这分清静,把一个纯净、宁静的世界展现在我们面前,带给我们淳朴的亲近,实在难能可贵。在这样一个朴素、安宁、和谐的世界里,作者告诉我们他对生活、对命运的态度:逐渐认识人生,并逐渐与命运和解,这种和解并不是向命运低头,而是一种认同,以一种宽容,乐观的态度来面对命运,体验人生,追求一种通达的和谐。

在田亚洲绚烂的色彩中,洋溢着勃勃的生命力,闪烁着生命中强烈的生命之光。透过那溢彩的光华,我们领悟到了生命的本质——坚定而执着,希望是永远在的。这正是一年年、一代代古老而又年轻的生命得以延展的奥秘。只有真正热爱大自然,真正感悟大自然的人才能领会到如此顽强的生命力。

德国文艺复兴时期的绘画大师丢勒说:“ 纯朴是艺术的最终目标……”的确,正所谓“出色而本色”。除去一切雕饰与浮华,还原本真,这样的一种自然的态度,才是真挚的,诚实的。

本文转载自,只做学习交流使用,本文观点不代表艺术长安立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