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悠远的手势

生命——悠远的手势

乔宜男是西安美术学院有史以来第一个保送研究生。毕业留校任教、做花鸟教研室主任、做院长办公室副主任……一切都是顺顺当当又理所当然。说起他好像就必须提提他的身世,这倒也不是个秘密。乔宜男是西安著名画家乔玉川的长子。与父亲的具象人物画相比,宜男的花鸟画更像是一个摇摆在风中的音符、一个悠远的手势、一个优美的少妇的裙摆、一个沉寂多年的蓦然的回首……无论岁月如何辗转、命运几经轮回,多会让人刻骨铭心。

有五条鱼穿梭在海洋里。它们有着相近的脸孔,却又彼此间毫无关系;它们亲热地凑在一起,却又彼此游离;它们有着共同的目标,却又莫名地拉开了距离……这条海洋就叫做人生,简单又复杂。乔宜男作品《游鳞》带给我许多感慨。他用大泼墨渲染出海洋,那几条小鱼用细笔勾勒,整幅画兼工带写,获得了全国第三届工笔画展银奖。

乔宜男的花鸟画中,有一幅最吸引我。还是一条鱼!一条红色的鱼!没有尾巴,被他虚化掉了。下面有几根水草,恬淡、空灵、律动、隐忍……红鱼背上点缀了一缕白色,也正是这抹白色定格了一个瞬间,这穿越时空的瞬间好似一个预言,照亮了乔宜男艺术生涯的今天和明天。

乔宜男年龄不大,却是个老画家了。他接受的更多是学院派教育,但画中却洋溢着超学院派的灵光。那如诗般淡淡的哀愁,像极了张爱玲的小说:于千万人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那种不可抗拒的贵族气给人以窒息的美的意境。我想:多数时候,产生共鸣只是因为那一点。这包含人生、艺术灵光的一点点,也恰恰是衡量一个艺术家的真正标准。早在他读研究生时创作的《大漠秋风》也是很有新意。作品为杏黄暖色基调,三只银鸬在画面中间,那黄色的柳枝似黄色的火焰,越发显出银鸬的高洁,让人联想起郭沫若的《凤凰涅槃》。不知小乔的构思是不是暗喻自己要献身艺术,那种激情虽然表达的含蓄却也胜过豪言壮语。那时小乔的笔法略显生涩,但那黄色的火焰还是让人印象深刻。

玩赏乔宜男的画,一定要巴赫的音乐做背景。那热烈明快的旋律与画中沉静、优雅的景致,从有限到无限,满足了我十几年来对美的所有期待。

本文转载自,只做学习交流使用,本文观点不代表艺术长安立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