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宜男:用个性的声音歌唱

乔宜男:用个性的声音歌唱

在他作画中我神游想象着:在乔的画室,青铜古香炉的现代烟灰缸,里面余灭的烟蒂冒着袅袅的烟雾,出土的汉墓兽在门口把持着神灵居住的地方,古镇纸镇着上有思想的语言。这一切透出房间主人的帝国家园,既有与神灵交谈的天籁动静,也有雄视艺术王国的震慑霸气。这一切都在无言不喻中。乔宜男的大气象应在明天,他的作品升值空间,不像其他名家,已是成熟定型,不会再进步。所以,我在得到他的画后,整日期待着明天的到来。

这是我给乔宜男下的定义,也是我对他艺术作品和思想的认识感受。

正如他所说的:他不模仿别人,宁可走不成熟的路,也绝不接受别人的捷径。这很难的。

崇拜一个人,有时很容易,接受他的思想和个性成了崇拜他的理由。正因为能谈得来,很容易接受他的艺术认识,也就喜欢他的个性和作品。也就成了追随他精神的一员。

近年的书画流通和收藏,促使了书画市场。也养成很多人的生存,我虽然也收藏很多东西,但没有以收藏养收藏,都是按自己的实力收藏自己喜好的物品。也曾想着得到乔宜男的作品。

得于工作关系,我收藏了好多朋友的佳作,为什么说朋友的呢,人不熟悉,关系不好的,我都剔了出去,因为我喜欢有友情在里面的东西。其实这样说来,都能感觉到我是一个不标准的收藏家,不是单以物的贵重为荣。每日闲暇在家,喝着功夫茶,再打开那一张张带有人类灵性的语言、感受着美的律动和愉悦。收获之情,好不快活。

过去一直在乔宜男的办公室见乔,看到里面的拥挤和狼藉,多少显得主人对自己的办公室并不在意,也不在乎,但这影响着来人的心情。所以一直想他可能也是个不细致的人,后被他邀请到他的画室,他画室和起居的家在一起。在他那也算书房的画室,也是同样恢弘、大气,多少有些被震撼,不得不仰头观视。

窗明几净,古意盎然,书画气和富贵气四处飘溢。这些都是依靠他的智慧和双手挣回来的。对他的敬重,也瞬间形成。

我是个对家庭很在乎的人,觉得家是事业基础。觉得家庭能经营好的人,事业必达。乔的画室和家庭让我对他重新在心里排了座次。

言谈中,乔宜男让家人冲茶,把我安顿下来,家人又端上清水,为他作画用。清水加胶,这是他的习惯和嗜好,乔说这样颜色上纸的粘性更好,取纸铺好,四角用黄铜古纸镇镇好,然后倒墨、挤颜料,开始做画了。

先用浓墨细笔画好鹤后,然后用较粗的笔吸水、蘸颜色上纸,稍顷,橘红的芦苇荡里的芦苇绒画好,后又用细笔蘸墨,急速划过画线条。过程中乔宜男告诉我这是破色法,程序反之,则是破墨法。各种效果不同。以前在美院某些理论上看到这名词,并不解其意,听乔的解释,我才顿悟起来。

画面久熟于心,一会一幅文人画《秋苇》图就完成了。乔宜男又做一幅《春晓》图,一排排燕鸥,面海立于岩礁石上,礁石线条盘结,和我以往见到的石头有所不同,不同于传统的,比较现代些。也是他自创的。

乔宜男说:自己可以让人家认为不成熟,但不愿被说和谁一样。自己坚持自己的个性。也得益于在美院潜心学习的7年,那时在美院的图书馆,每天能见到齐白石们这样大家的传世之作,潜心临摹和体验大师们当时怎样用笔着墨,就这样在书画的高级殿堂里浸泡了7年之久,受益匪浅。想人生有几个这样的7年,乔宜男幸运地拥有了。

这些年,他因花鸟作品也获了很多大奖。正如他说:搞花鸟搞对了。开始想和父亲一样画人物,可不想美院本科毕业被留校推荐上第一届花鸟研究生,开始了画花鸟的这个新路。直至现在,一直用自己的个性走自己的花鸟实践创作之路。

乔宜男说:自己每天都画。

在他作画中我神游想象着:在乔的画室,青铜古香炉的现代烟灰缸,里面余灭的烟蒂冒着袅袅的烟雾,出土的汉墓兽在门口把持着神灵居住的地方,古镇纸镇着上有思想的语言。这一切透出房间主人的帝国家园,既有与神灵交谈的天籁动静,也有雄视艺术王国的震慑霸气。这一切都在无言不喻中。

乔宜男的大气象应在明天,他作品的艺术价值,不像其他名家,已是成熟定型,不会再进步。所以,我整日期待着明天的到来。

疑义

季风,又名季永峰,资深记者,艺评家。在各种刊物发表文章近千万字。

本站仅作交流学习使用。发布者:乔宜男,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artchan.cn/archives/115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