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验与探索——乔宜男画读后记

体验与探索——乔宜男画读后记

乔宜男在西北,却画出了江南的细腻风情,着实让我有些惊讶。在我的印象里,西北画家的作品大都以豪放笃实见长,孰不知,乔宜男却走了婉约的一路。在西北画家中,算是不多见的少数。我与乔宜男从未谋面,但却知道他在工笔画领域里,是一位颇具影响的年轻画家,任教于西安美术学院,作品曾连续入选第八、九、十届全国美展,首届《国画家》学术邀请展、1998北京中国画精品展及第四届全国工笔画大展等,多次获奖,并在全国及香港、台湾等地区举办个人画展。在中国画界颇有声誉。

乔宜男的画,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他的视觉语言的独特性。中国传统工笔画是勾勒造型、纯色平涂的视觉方式,具有传统而典雅的美感与趣味。但在20世纪西画经验的不断冲击下,工笔画的发展开始背离古典的经验、感受。其中,有一类画家,通过渗透光影的色彩来改造传统,实现了工笔画在20世纪末期的飞跃式发展。但这些画家,造型的感觉却未脱离古典,如果把他们画面中的色彩剥离出去,其画仍然停留于传统范畴。也即他们并没有在造型的观物方式上取得突破,形成新的语言方式。值得高兴的是乔宜男的画中,却有着这样一种探索的方向。他的画面给人最大的感觉是“重复性”,相似的造型通过版画式的叠展,芦苇、残荷伸展成一种极端平面化的视觉形象,点缀一些形象也大致相似的鸟禽,别有一番冲击力。比如他画的《初日》,几乎覆盖全画的芦苇丛中,几只昂首的雁鸟朝一个方向展望。画中物象被处理得略似版画,相近形态相互重叠并进而展开。雷同但却有组合,没有单调的感觉,确实有些巧妙之处。应该说,他的画面是繁密的,但却显得单纯,是重复的,但却并不机械,从而创造出一种与他人截然不同的叙述方式,为今日中国工笔画坛提供了一种新的体验、新的语言,堪称难得。

我很欣赏乔宜男作为青年画家的一种探索精神,他以当下时代的感受去关注生活,这使他的画面在质地上透出一种现代性,一种构成感的语言组合。有时,我甚至怀疑他是否也精通设计,竟然能够如此娴熟地通过形式构成产生一种视觉上的冲击,并进而获得语意上的全新表述。也许,可以这样理解,20世纪中国画对西方视觉艺术的吸收,在经验上具有多重性,这使得今日画家能更为自由而广阔地选择自己所感兴趣的素材与体会,甚至包括非绘画性的艺术形式,如平面设计的语言组合。毫无疑问,乔宜男也是其中的一位,并且在今日中国画坛还具有一定的代表性。当然,新的视觉感受在乔宜男画面中不仅仅表现为上述形式上的构成感,还体现为他渍水运墨的语言表达上。中国传统工笔画工整谨严的小心翼翼在乔宜男手中,变成一种自由而抒情的书写性,他的画面手法细腻之中兼带写意之灵动,在今日画坛颇为引人注目。或许,这正是乔宜男巧妙高明的地方,他游离传统技法深入细抠的局限,用水墨的书性韵味丰富画面,并借此打破前人不变的最终效果,获得了一种别样的体验,对丰富我们的审美习惯颇具价值。

最后,我想指出的是,上述形式组合以及水墨的运用,不仅使乔宜男的画面在语言层面上获得突破,而且也使他的画面在最终效果上具备一种现代性—现代人生活态度的某种观念表达。它具备现代艺术通常所表现出的图式感。尤其是他画的水鱼,四、五条悬空于画面中,以几何化的平面方式组合,构成独具魅力的视觉趣味。其中,细节的描述是精细而到位的,而整体形感却重复排列出一种机械,但却轻盈的梦幻感—饱含现代生活感受的某种倾诉性,极具视觉张力。而这在乔宜男的画面中是普遍的。无论一花一叶,抑或一鸟一禽,在他的笔下都重叠构成一种平面化的,超越性的诗意,仿佛是自然属性与工业属性共同作用下的人的梦境。其情其境,足以使人驻足凝思,为之感怀不已。

对乔宜男,我并不熟知,但对他的画,我却深有体触,现代的中国画坛,画得让人“悦目”的画家很多,但能像乔宜男一样给人某种触动,让人的情绪产生一些震动的画家却不多见,更不要说他的画面还别致新颖,水墨淋漓,充满了创造的图式,我有理由对他再看高一线。

本文转载自,只做学习交流使用,本文观点不代表艺术长安立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