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立柱的水墨艺术

张立柱的水墨艺术

我1978年春入西安美院国画系读本科暨研究生,1984年毕业留校当了几年讲师,1991年调入陕西国画院从事专业创作。现今头上顶了个一级美术师的大帽子,论起来可算上知识分子了,可我心里总不敢认可,总觉得自己是个农民,是个硬挤进城里又入不了城的农民。土地里长出的根挪不动,那种童少年的拔草、拾瓜皮、拉土、起猪圈、打麦、搓汗身上的泥条与惧怕随时有可能被补定为地主成分的心理感受会时常泛起。我思味我走过的路,感悟到,似乎一种艰生的命运已浇铸在我身上。人说爱忆旧成不了材,看来我算其中之一。

张立柱的水墨艺术

我视画画为延续生命,作为我在世上的一种证明。我老父亲天天在家流汗种庄稼,我不敢把画画当玩儿。我的画若还能读得过去,都是投入进了气与血的。流行画之所以让我看不进眼,我以为就是甚至啥都有惟独无气无血。

自少年起并不轻松的生活之路和泥土上吃力劳作的感受促成我“迁想笨得”摸索着寻找那种艰生的笔墨感觉。我想,真诚得感受,率真成语言,我曾学过不少那种缺感觉的流行套语,那种流利声腔、恰当词句、标准语序一切似乎无可挑剔,结果说成话无味或味不正或是别人已讲过多少遍的老“正确”话语。我现在尽力克服与转换这种老习惯。我是一笨人,表述自然得用笨语。也曾偶得“笔精墨妙”颇适流行语系,可心里不自在手上奇痒,结果硬把那么“美好”的滋润墨色、多趣线条给弄得笔不“精”了,墨不“妙”了,甚至画脏画死了才心安理得。我想笔精墨妙属于灵透人,笨人用精明语咋用都不对味……我的想法是,真诚自然地画出自己的心与血来,不管外国人爱不爱,也不管北京人、南京人认不认帐。就怕没看准自己,不自信地跟风弄的东西自己将来都不认不爱了。(张立柱,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一级美术师、陕西国画院院长。)

张立柱的水墨艺术

张立柱的水墨艺术 (2)

张立柱的水墨艺术 (5)

张立柱的水墨艺术 (3)

张立柱的水墨艺术 (4)

本站仅作交流学习使用。发布者:张立柱,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artchan.cn/archives/118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