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说纷纭话老墙——印人赵熊

李宗奇 / 文

大凡名人,都以自己的精神领地名斋题号,意在志向,味在胸襟。

“老墙”,是赵熊先生的字儿,听之顺耳,观之温馨,品之悠长。

众说纷纭话老墙——印人赵熊

题唐麒麟蔓草纹方砖 赵熊 书

提起老墙二字,人们自然会产生两个念想,一个是家,一个是国。

家是每个人的根,按照旧有习惯,家以自然村界定。村有土地房屋,有男女老少,有庄稼树木,有牛马猪羊,有猫狗鸡鸭。

村有城有门,城是一砖到顶的老墙,老墙上可以并排走着两行戏耍的小孩,门是又高又厚的老柴门,门洞上盖有城楼,城门开与关的时候都会发出沧桑的叫声,那是告诉人们,你不论走到什么地方,姓啥为老几,家是不能忘的,因为那是人生之本。

众说纷纭话老墙——印人赵熊

枯荷图 赵熊画并书

家是国之细胞。细胞多了,就形成气候。气候势了,就是社会。社会跃了,就是世事。世事大了,就得有人操心着人们的安乐祸福。

秦始皇“神思弥六合,剑气腾九霄”灭六国,统天下,同文字,修长城,庶民百姓心中有了万里长城这座老墙,便遇事不慌,战时不乱。老墙,对内是安定天下的精神保障,对外是御敌于千里之外的物质障碍。

众说纷纭话老墙——印人赵熊

篆书咏梅诗 赵熊 书

中华大地上还有另一道老墙,那就是划分祖国南北的巍巍秦岭。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秦岭以南的长江水,孕育了多少江南才秀。秦岭以北的黄河水,孕育了多少北方将士。

赵熊先生祖上绍兴,那儿是个文脉之地,除过久负盛名的黄酒外,出陆游和唐婉儿的爱情故事,出王右军羲之的《兰亭序》,出一代文豪鲁迅,也出学者型书法篆刻家赵熊先生。

众说纷纭话老墙——印人赵熊

当然,赵熊先生的智慧、修为和艺术成就,既有先天基因,亦有后天其人格、学养、才情和执着精神的弥彰,也不可否认灵毓的江南文化遗传和厚重的长安文化对他的熏陶与滋养,小时候又吃着长安城里唯一的一口甜水井,福上有福。

西安至今保留着古长安的明城墙,围拢着近三十里的老墙,生活在这儿的人们心里是安静的,温暖的。难怪诗人薛宝勤说:“一城文化,半城神仙。”

众说纷纭话老墙——印人赵熊

汉篆自作诗 赵熊 书

“面墙斋”,是赵熊先生起名较早、用时最长的一个斋号。在面墙斋里,先生以出家的心态与禅对语。

他静静地,一本又一本地研读着儒释道的经典和古诗词,一次又一次地向先师陈少默拜教,一遍又一遍地临摹着古碑名帖,一方又一方地刻制着古印与今印,一首又一首地唱吟和写诗。

不论春夏秋冬,还是酷暑严寒,总是一个人静静地去斋,坐斋,离斋。三点一线,循环往复,日重一日,年又一年,他把半个世纪的时空和情感都交给了艺术,艺术也垂青着他。

他的诗

众说纷纭话老墙——印人赵熊

忆江南三首·荷塘冷 赵熊画并书

他的诗,是从灵魂中流淌出来的酸甜苦辣。咏物,言志,颂师,悲悯,咏后总给人一种“风味隔壁三家醉,雨后开瓶十里香”的陶醉感。

每首诗,都很讲究韵、律、四声、平仄、对仗。例如他的自解诗:“阴阳未解费平生,花落花开白发增。身后莫留闲石在,裁云镂月老雕虫。”又如祭先师默翁九五冥寿诗:“一卷遗诗散墨香,三年追忆总情伤。曩时言笑未知远,蓬岛如今影渺茫。”前首,咏着酸楚。后首,听着心伤。

他的书法

众说纷纭话老墙——印人赵熊

隶书 嵇康·老子对联 赵熊 书

他的书,如陈年伏茶,越品越有味。或篆,或隶,或行,或草,初观养眼,又观入神,再观养心。

每幅作品的字里行间都浸淫着碑帖的风骨,张扬着诗性的书卷,透彻着金石的味道。

笔墨在灵动中智性,在放达中情感,在酣畅中气血,正如南朝齐王僧虔说道:“书以妙道,神采为上,形质次之,兼之者方可绍于古人。”

他的画

众说纷纭话老墙——印人赵熊

朱砂老松并题《风如松》词 赵熊画并书

他的画,古雅寓于高雅、拙朴与潇散之中。其绘画涉猎广泛,犹以松、鹤、梅见长。

笔下的松,多与清风结伴,与山石为伍,长青而不畏暑寒,枯寂而心无罣譺。

笔下的鹤,或宁静、或眺望、或鸣叫,翩翩然有君子之风。

笔下的梅,白似雪,绿如翠,傲雪凌风,冷艳凝香。每每观之,扑面而来的是一股清新之气,品味在咂咂声中行进。

他的印

众说纷纭话老墙——印人赵熊

《长乐未央延年永寿昌》赵熊 篆刻

他的印,起刀生气象,方寸铸乾坤。几十年来,他默默地吸允着战国的古玺、秦、汉的信印、魏晋南北朝时期的官印、隋唐的篆体阳文及宋元明清的印迹之精华,苦学,琢磨,深究,操刀,无论是朱文还是白文,章法布局奇肆,线条老辣古拙,金石气息迎面,逐渐形成了“心手合一、法理同参、书卷、雄浑、古穆、大气”的赵氏制印风格,每每有全国篆刻大展,其综合学养与艺术魅力一直在篆刻大家之中夺目。

众说纷纭话老墙——印人赵熊

《云水风度》赵熊 篆刻

人不哄庄稼,庄稼也不哄人。他的《中国篆刻百家·赵熊卷》《赵熊篆刻集》《篆刻十讲》《风过耳堂吟稿》《境由心造》《处厚——赵熊篆刻书画集》等10多部著作接踵而来,几次个展观者如云,热议不息,其诗书画印整体出幛,犹如秦腔界四大名旦打擂台,味道各异。

一次我和他在老城墙上散步,我说你如今功成名就,称谓多如牛毛,什么“一级美术师”“陕西书协名誉主席”“中国书协培训中心教授”“终南印社名誉社长”“西泠印社理事”等等,他指着空中一朵云说,这朵云什么时候聚,什么时候散,会去什么地方,只有天知道。一切的一切,只不过是风过耳了,还是“心如止水,物有如无”的好。说完,他笑了。

“风过耳堂”是赵熊先生现在的斋号,我从他的笑声中感悟到了老墙的力量。

张渝

(著名艺术评论家)

在家靠娘,出门靠墙。

深谙此理的赵熊很早就以“老墙”自署。其用意在我看来,就是无论是否在家,无论从事什么行当,每个人都必须有一堵可资依靠的墙。赵熊这一靠,一下子就靠到秦汉去了。

靠到秦汉的赵熊,当然要从秦汉起家,高古、拙朴、雄浑等,对于赵熊来说,本色而已。如果赵熊仅仅如此,只能说明他的勤奋与本分。但是,若非“仅仅如此”,赵熊就必须具备诗人的天赋:多愁善感,别有心趣。事实上,赵熊的确如此。他以诗人的敏感切入秦汉,大气之中,另有怀抱。于是,赵熊的书法与篆刻也就有了如此境界:在秦汉的厚重中,以心造境。

这就如同他以“老墙”自居,却总是在墙边种花养草一样,他造的“境”总是有那么一点儿闲适,一点儿妩媚,一点儿“若道风情老无份,夕阳不合照桃花”的豪迈。让人惊喜的是,所有这一切都以秦汉那面“老墙”为底背,偶尔的撒娇,终不妨大家的风范。而他的大家风范,也因为他不羁的偶尔撒娇,而让人更感真实。真实之中,赵熊也就是那个常常自署“老墙”的人,成了一面我以及很多年轻的朋友可以放心依靠的“墙。”

众说纷纭话老墙——印人赵熊

《胡不南见老子》赵熊 篆刻

钟明善

(原中国书协副主席、顾问)

赵熊在2002年乔迁新居之前他一直以“面墙”为其斋号,以“风过耳堂”为堂号,当是佛家“应无所驻”、破“执”之意念所使然。改斋号后,他仍然依恋着他从小就看熟了的他家窗外的老城墙,“墙”字仍然用来冠名,自署“老墙赵熊”。

在赵熊篆刻中,首先是对秦汉印的继承,但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当赵熊提出“写意印”的观念之后,他的印章也进入了运用古今一切字法、刀法、章法构成,努力使印面文字内涵与形式美协调一致的新阶段。这时,他的印章你会看到许多新理易趣,已不是秦汉玺印所能笼罩的了。他的诸多印侧款识与他近年的印章创作,从对整体形式美的追求上,可以看出他多年养成的对书法、绘画、印章装饰形式美的理念与艺术积淀。

众说纷纭话老墙——印人赵熊

《千里快哉风》赵熊 篆刻

吴振锋

(中国书协隶书委员会委员、书法理论家)

赵熊是那种特别看重文化生命价值的艺术家,这一以贯之地倾注于他生命的行走之中,尽管生命表现的样态是丰富的。他的翰墨生活,他的散文写作,他浅吟低唱的诗词,他沤心沥血精研致思的大著《篆刻十讲》,他集数十年之功培植的终南印社艺术群体,以及他对当下的关注和所体现出来的智识,等等等等。这些看起来零星的生命段落,其精神血脉都源自于同一个母体——对中国文化的向往与诉求,这便构造了赵熊“这一个”文化符码,即使置诸于时代,同样成就一段华彩的乐章,值得喝采。

概而言之,在赵熊先生身上,一种文化精神灌育着他的诗思血液,而诗美的经验又融凝为他的文化精神。我乐意将他的艺术人生归因于诗思诗意的流灌,而这种诗意文心一旦成全为理性文化精神进入心域,成为自觉的不可轻易撼动的内在律令。

众说纷纭话老墙——印人赵熊

《风波横目之民》赵熊 篆刻

薛元明

(书法家、书法评论家)

我和赵熊老师平常多有交流,每次交流都有火花。毫无疑问,赵老师是一个有思想的人。我一直认为,艺术家首先要是思想家,才能脱颖而出。当然,赵老师并非空头的理论家,而是一位双栖型人物。在他看来,理论和实践犹如鸟之双翼,缺一不可。若就印章而言,面目多变,风格统一。不仅如此,在书印之间,篆书和印风是统一的,浑朴苍茫,古厚生辣;在篆隶书之间,相摩相荡以参用;在篆隶和行草之间,兼有融汇之功。如是,近古稀之年,仍能勇猛精进,佳作迭出,令人感佩。赵老师生于古都长安,立足深厚的地域文化,耳濡目染,兼收并蓄,刀笔之间,自然多了几分古气。读其论印诗,能够领悟到人、书、印所蕴含的精神品格是一致的,正所谓:“文质彬彬,然后君子”。

众说纷纭话老墙——印人赵熊

《乘彼白云》赵熊 篆刻

赵熊艺术简介

众说纷纭话老墙——印人赵熊

赵 熊

字大愚,别署面墙斋主、风过耳堂主人、老墙等。1949年2月1日生于西安。少年时代开始自学书法篆刻,1971年师从陈少默先生。陕西书学院专业书法篆刻家、一级美术师。中国书法家协会篆刻委员会委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书法培训中心教授、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篆刻艺术院研究员、陕西省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西安市文史研究馆馆员、终南印社名誉社长、西泠印社理事。

作品自1969年参加陕西省展览以来,陆续入展全国第一、二、三届书法篆刻展,全国第二、第三届中青年书法篆刻家作品展,全国第二、第五届篆刻艺术展,首届全国优秀会员作品展,全国首届大字书法展,全国首届篆书展,中国美术馆当代篆刻艺术大展,当代篆刻艺术大展等,并出任西泠印社第五届、第七届篆刻评展评委,当代篆刻艺术大展审定委员,全国第九届、第十一届书法篆刻展评委,全国第六届篆刻艺术展评委,第五届兰亭奖评委等。

论文入选全国第三、第四、第六届书学研讨会,全国第二届书法教育理论研讨会,中国书法艺术节·天津论坛(获优秀奖)等,并发表于《中国书法》《书法报》《书法导报》《中国书画》(文摘版)《篆刻》《陕西日报》《西安晚报》等。散文发表于《美文》《延河》《书法报》《西安晚报》《三秦都市报》《华商报》等。出版有《赵熊篆刻集》《中国篆刻百家·赵熊卷》《米芾蜀素帖技法赏析》《怎样学隶书》《篆刻十讲》《风过耳堂吟稿》《境由心造——赵熊诗文书法作品集》《风过耳堂秦印辑录》《明道若昧·赵熊选刻道德经》《赵熊书楹联百副》等二十余种书籍。

更多作品

众说纷纭话老墙——印人赵熊

《渣男》赵熊 篆刻

众说纷纭话老墙——印人赵熊

《尊受》赵熊 篆刻

众说纷纭话老墙——印人赵熊

《雪清梅瘦》赵熊 篆刻

众说纷纭话老墙——印人赵熊

《无羁》赵熊 篆刻

众说纷纭话老墙——印人赵熊

《撄宁》赵熊 篆刻

 

本站仅作交流学习使用。发布者:赵熊,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artchan.cn/archives/119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