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倚仁信 心栖花鸟  ──读熊尊信先生的花鸟

     尊倚仁信 心栖花鸟 ─读熊尊信先生的花鸟

   文/王即之 2019.1.18于长安

尊倚仁信 心栖花鸟  ──读熊尊信先生的花鸟

和熊尊信先生本来不认识,但缘分却让我俩成为道友,这完全得益于我的一担子哥李永池先生。两年前的冬月,我哥给我说“你舞文弄墨也这么多年了,写了那么多社会影响还不错的书画评论和序跋,能否给我的战友、画家熊尊信先生也写一篇评论文章”!尽管写书画评论是前几年的事情了,当时在一个书画刊物当主编,专门吃这一碗饭。而现在在一所高校搞儒学的教学与研究,几乎已经洗手不干书画评论这个行道了。但兄长指令,岂能推脱!我很爽快地就接下这个活了,遂很快就和我哥到他的工作室一睹他的尊容、领略他的花鸟、了解他的绘画与心路历程。

尊倚仁信 心栖花鸟  ──读熊尊信先生的花鸟

尊倚仁信 心栖花鸟  ──读熊尊信先生的花鸟

经过一个上午的采访和座谈,对他有了基本的了解,感觉他温良仁信,丰盈深沉,忠厚慈让,坚定单纯,在人格魅力和艺术追求上是可圈可点的。但由于手头事稠,一直没有顾上动笔开写,屡遭妻姐督促,甚觉不好意思!所以当这个寒假来临之际,赶快投入到这篇文章的写作之中。时过境迁,当然得梳理一下思路、查阅一下当时的记录了。在做了一些基本的铺垫之后,一下子主意拿定,确定了标题《尊倚仁信 心栖花鸟─读熊尊信先生的花鸟》,从题目上对他的人品和追求,做了一个素描式的概括。

尊倚仁信 心栖花鸟  ──读熊尊信先生的花鸟

尊倚仁信 心栖花鸟  ──读熊尊信先生的花鸟

和我同为长安人、一代人的熊尊信先生出身于长安农家,然而贫瘠的生活、狭窄的视野并没有影响他对画画的强烈向往。从小学时代,他就开始释放天性,胡描乱抹。上初中后恰逢班主任老师爱画油画,他便跟着老师学习绘画知识,时不时随老师临摹、写生,从而打下了良好的绘画和人生底色。成人后他应征入伍成为一名光荣的解放军战士。难能可贵的是在部队无论工作再忙、训练再辛苦,他都没有放弃自己的儿时梦,没有放下手中的画笔。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他十八年的军旅生涯,基本就是这样度过的。但他的人却越来越不一样了,技艺与日俱增,见识越来越高。从部队转业到地方工作后,他又毫不犹豫地到西安美院进修,以期接受更加正规的专业教育。随着艺术认知度的不断提高,他慢慢有了锁定一家,拜师学艺的冲动。经过反复考量、论证、比较,他终于选定了自己最心仪的著名花鸟画家、西安美院陈子林教授,虔诚地拜在他的门下。

尊倚仁信 心栖花鸟  ──读熊尊信先生的花鸟

尊倚仁信 心栖花鸟  ──读熊尊信先生的花鸟

尊倚仁信 心栖花鸟  ──读熊尊信先生的花鸟

 

陈子林先生字新让,号天柱樵老,半砚斋主人,生于1927年。幼时即承袭庭训,勤奋好学,博览群书,思虑专一,用心不杂。少年时代便拜在冯友石先生门下学习山水花鸟,并长时间浸淫于新罗、老缶、青藤、八大,兼之以对景写真、观花寻态。经过不懈的努力和蜕变,终于达到从心所欲、化用自如的境界。长期的打磨造就了他逸笔草草、松而不散、半人半仙、似古还今、点画精到、气格清新的独家面目,深得冯先生垂爱。陈子林先生曾任兴国中学美术研究会会长,之后长期在西安美术学院任教。1981年被派往敦煌莫高窟进行敦煌壁画的临摹研究工作,并赴日本展出,受到国外研究中国文化学者的极大关注。自80年代中期,开始了大写意花鸟的研究探索工作,并于1988年分别在西安美术家画廊、徐州市成功举办个展,得到社会各界的广泛认可。

尊倚仁信 心栖花鸟  ──读熊尊信先生的花鸟

自古名师出高徒,自从拜陈子林先生为师之后,熊尊信先生受到点化,茅塞顿开,直入堂奥。在我采访他时,他不无自豪地跟我说:“拜陈老师之前,一直在盲目的摸索,走了好多弯路。拜师之后自己才真正走向正路!有一次我画了一幅白梅,老师说‘把这里再画几笔破一下,不然和那边就一样了’。老师又开导我说‘作画要心静,画面要干净’。从技法方面看,老师的画是点出来的,不是侧锋抹出来的。老师学多家的画,但对吴昌硕、李苦禅两家下的功夫最大。”

尊倚仁信 心栖花鸟  ──读熊尊信先生的花鸟

从这段不算太长的话语中,不难看出陈先生的中的之语和高屋建瓴。是的,不破不立,不打破画面的对等,就不能构成艺术;心不静,画面就不会干净;勾皴擦点染,并不是平衡均等的关系,而应该是根据个人所好,有所侧重的。如此种种,无疑是陈先生给他的门生所传授的秘笈,是一种合乎天地常理的“道”而非“技”。记得苏东坡在其著的《净因院画记》中阐述了常形常理的重要性:“至于山石竹木水波烟云,虽无常形而有常理。”由此不难看出陈子林先生的境界之高和一个人拜师学艺的重要意义了!一如韩愈所言:“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诚哉斯言,岂有他哉?

尊倚仁信 心栖花鸟  ──读熊尊信先生的花鸟

在恩师的指引下,熊尊信先生选定了适合自己的路径──专攻花鸟。为了画好花鸟,他勤学苦练,日行夜思,刻苦学习乃师的用墨,也学习赵之谦、齐白石、王雪涛诸家的用色……。一路走来,退笔成冢;半生奋进,卓然成家。经过几十年的历练,在乃师和先贤的基础上,熊尊信先生增删取舍,改造化用,基本上具备了自己“沉稳雅致、冲淡丰盈”的风格。观他所作的竹兰梅菊、花鸟虫鱼、树木山石……皆笔力老辣,气势雄强,布局新颖,构图饱满,令人心生欢喜!在这里我之所以用了八个字“增删取舍,改造化用”来定性他的风格形成过程,是受到清代石涛“有法必有化”论点的启发而提出的。考量熊尊信先生由进入到出“化”的印迹,也的确是这样“化”出来的。所谓“冲淡丰盈”之“丰盈”,是说他在构图饱满方面和乃师的简约拉开了一定距离,也是“化”的结果。

尊倚仁信 心栖花鸟  ──读熊尊信先生的花鸟

 

他酷爱牡丹的雍容华贵和富丽堂皇,以小写意笔法为之,红牡丹、白牡丹、墨牡丹兼有,以红牡丹居多。水分及色彩、墨色的调和则恰到好处,数红相间,水墨交互,再以茂密的枝叶相衬,甚富生气,极显蓬勃之状。

尊倚仁信 心栖花鸟  ──读熊尊信先生的花鸟

他也喜欢画“四大君子”梅兰竹菊。梅花以篆隶笔法为之,老道泼辣,时呈龙蛇之象;兰花以或浓或淡的墨色和行书笔法为之,刚劲有力,时呈美人之姿;竹子竿以淡墨轻抹,叶以浓墨点出,富于变化,时呈雅士之态;菊叶以大笔泼洒,逸气可人,时呈陶令之思。当然作为花鸟画家,花鸟科的林林总总,形形色色,他都画。扎实的基本功和良好的艺术认知,使他笔下的花鸟虫兽,飞禽游鱼,无不形神皆备,昂扬活泼。

尊倚仁信 心栖花鸟  ──读熊尊信先生的花鸟

读他的四尺牡丹《露花凝香》,甚为他的笔墨、着色和章法布局而叫好!从用笔方面讲,以中锋为主勾线、造型、填墨,偶尔用侧锋补充抹叶;从用墨方面讲,前浓后淡,以抹为主,抹出的块面和勾出的线条相互交融,互为关照。这使我想起了清代画家恽南田(寿平)在他的《南田画跋》中提出的“笔墨本无情,不可使运用笔墨者无情”。由此再上溯到唐代王维也是这样着力强调笔墨的,他在《山水诀》中说:“画道之中,水墨最为上。”我体味在中国画中,墨的运用说到底就是水的运用,比如“浓淡干湿”中的“淡湿”是通过水来完成的,没有“淡湿”就体现不出“浓干”,而没有“浓淡干湿”就体现不出中国画的韵味。通过这样的推理比较,不难看出熊尊信先生是运用笔墨者的芸芸众生中一个有情的人,而且他把笔墨的情致发挥得淋漓尽致;从着色方面讲,他以曙红、大红、朱砂相互混合为主,至于孰轻孰重,则因时而异,最后再以胭脂提神;从章法布局方面讲,画面前后分明,聚散有度,大小适宜,而最上边的两只翩翩飞翔的小蜜蜂,又体现出整幅画面的动静交互,说到底,这幅作品实在是一幅经得起推敲的画鸟画佳作。

尊倚仁信 心栖花鸟  ──读熊尊信先生的花鸟

再读他的四尺《桐影依依》,不禁为他的综合经营本领而陶醉和叫好。画面上没有红花、飞鸟、山石,只有点出和勾出的浓墨、淡墨叶子以及被叶子遮掩而时露时现的树枝,还有最调皮可爱、最吸引人眼球的绿色桐果掩映其中,实在受人爱怜。此幅画的构图采取“顶天立地”式的对角斜势,似乎是从乃师陈子林和先贤赵之谦、吴昌硕等大家那里吸收的营养,从中也可以窥探出他的视野之宽和入之既深了。

尊倚仁信 心栖花鸟  ──读熊尊信先生的花鸟

画的好了,求的人也就多了,求的人多了,敦促他办画展的人也就多了。近年来,在朋友、收藏者的再三鼓动下,他分别于2017年3月11日在祥和楼美术馆举办了“熊尊信花鸟画展”,于2018年4月15日在西安市同仁书画研究院举办了“清心隨緣.熊尊信国画作品展”,深受社会各界的好评和藏家的追捧。

尊倚仁信 心栖花鸟  ──读熊尊信先生的花鸟

好了,该说的都说了,用我在2018年尾自题的一副对联结束此文吧:“此我依然彼我,今时不是昔时。”希望熊尊信先生依然故我,永葆艺术青春;同时也希望先生爱惜自己,保重身体,毕竟“今时不是昔时”、年岁日大一日,在艺术和人生的道路上,我们好自为之,共同勉励吧!

尊倚仁信 心栖花鸟  ──读熊尊信先生的花鸟

 

王即之:西北大学现代学院国学院副院长,陕西省楹联学会常务副会长,陕西省国学研究会副主席,陕西省书法家协会会员,陕西省美术家协会会员,陕西省书画艺术研究院副院长,国家一级美术师;研究方向:儒学、诗书画。

 

本站仅作交流学习使用。发布者:済古堂,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artchan.cn/archives/189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