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海霞 | 长安画派

何海霞 | 长安画派

 何海霞 
(1908—1998)
名瀛,字海霞,以字行
北京人,满族
初名何福海,字瀛,又字登瀛
中国现代著名国画家、书法家
中国画研究院(中国国家画院的前身)专业画家

 


何海霞 | 长安画派

▲ 何海霞 《幸福山区》四条屏 成交价2070万元

20世纪末到至今,学术界已逐渐掀起了一股“何海霞研究热”,如各种有关他的论文、专著和“何海霞艺术研讨会”等。据现有的资料来看,不管是艺术界还是学术界,都对其艺术成就给予了高度的评价与肯定。何海霞用60余年的时间,对传统潜心研究,对自然和生活深入体察,通过千锤百炼的艺术实践,最后达到前无古人的突破和贡献。

 

何海霞 | 长安画派

《幸福山区》条屏一

青年时期曾参加中国画学研究会,1924年拜韩公典为师,1934年拜张大千为师,随其游历山东、四川。何海霞随张大千习画期间,饱览了中国古代名画并大量临摹了宋、元、明、清时期的绘画真迹。1936年,他与齐白石、张大千、于非闇在长春、大连等地举办作品联展。

何海霞 | 长安画派

《幸福山区》条屏二

艰难岁月 
上世纪40年代,因为时局动荡,何海霞不得不以卖画为生,生活非常贫困,期间,何海霞还得了一场大病,家庭几乎濒于绝境,幸好同门李树人时常资助他,才能够度过那段艰苦的岁月。
 

何海霞 | 长安画派

《幸福山区》条屏三

由于时局动荡,生活艰难,何海霞后来迁居数次。开始,他迁出了琉璃厂东北园,租住在北平山西街的小房内,生活非常拮据,但是他依然坚持在艺术上的不懈探索。后来,又搬到了北京西单的宗帽四条14号,为了维持生计,这时候何海霞作画更为勤奋,往往是画刚一做完就去琉璃厂卖掉,换回一些食物,勉强度日。
 

何海霞 | 长安画派

《幸福山区》条屏四

 

1945年,抗战胜利,张大千重返北平,何海霞与老师再度重逢,他开始协助张大千搜集琉璃厂的书画珍玩,并协助鉴定。1946年3月,何海霞跟随张大千南下四川,在那里遍览名胜,观景写生。那时候,他们住在郫县太和场钟家大院,后来又搬到了成都昭觉寺西塔院;何海霞结识了叶浅予。当时,叶浅予偕夫人到四川拜望张大千,何海霞和他们相识相交。那段时间,张大千多仿临古画,一部分由何海霞起稿,同时,他也为张大千代笔画山水画,并多次和张大千合作人物、山水巨幅,不少作品被英国、荷兰、比利时、日本等国家和地区的博物馆收藏。

 

何海霞 | 长安画派

何海霞与中央台摄制组及学生臧伯良(右)

 

艺术贡献

 

1951年春,由重庆迁居西安。1956年在中国美术家协会陕西分会任专业画家。五十年代末至六十年代初,与石鲁、赵望云等一起切磋山水画创新,受到美术界的广泛关注并成为长安画派的重要画家。

 

何海霞 | 长安画派

 

1961年,他曾应中央美术学院之邀,在该院授课两年,培养了一批中国画人才。1976年后,他应邀为人民大会堂、钓鱼台国宾馆等重要场所创作许多巨幅山水画,为社会瞩目。

 

何海霞 | 长安画派

 

1983年,他任陕西国画院副院长。不久后调到北京,在中国画研究院任专业画家,创作了大量的优秀作品。他此间兼任中国国际友好联络委员会顾问,以艺术为纽带,为中外文化交流贡献了力量。

何海霞 | 长安画派

1997年3月,何海霞将自己创作的46幅国画精品捐赠给国家,分别为中国美术馆和中国画研究院收藏、保管。6月,何海霞将国家奖励的20万元,捐赠于甘肃裕固族自治县红湾小学,支援少数民族的教育事业。苏州古吴轩出版《当代中国画全集·何海霞》。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何海霞画选》。

 

何海霞 | 长安画派

1998年8月5日21时零分何海霞先生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享年九十岁。

 

 


 

 何海霞作品欣赏 

 

何海霞 | 长安画派

 

何海霞 | 长安画派

 

何海霞 | 长安画派

 

何海霞 | 长安画派

 

何海霞 | 长安画派

 

何海霞 | 长安画派

 

何海霞 | 长安画派

 

何海霞 | 长安画派

 

何海霞 | 长安画派

 

何海霞 | 长安画派

 

何海霞 | 长安画派

 

何海霞 | 长安画派

 

何海霞 | 长安画派

 

何海霞 | 长安画派

 

何海霞 | 长安画派

 

何海霞 | 长安画派

 

何海霞 | 长安画派

 

何海霞 | 长安画派

 

何海霞 | 长安画派

 

何海霞 | 长安画派

 

何海霞 | 长安画派

 

何海霞 | 长安画派

 

何海霞 | 长安画派

 

何海霞 | 长安画派

 

何海霞 | 长安画派

 

何海霞 | 长安画派

 

何海霞 | 长安画派

 

何海霞 | 长安画派

 

何海霞 | 长安画派

 

何海霞 | 长安画派

 

何海霞 | 长安画派

 

何海霞 | 长安画派

 

何海霞 | 长安画派

 

何海霞 | 长安画派

 

何海霞 | 长安画派

 

何海霞 | 长安画派

 

何海霞 | 长安画派

 

何海霞 | 长安画派

 

何海霞 | 长安画派

 

何海霞 | 长安画派

 

何海霞 | 长安画派

 

何海霞 | 长安画派

 

何海霞 | 长安画派

 

何海霞 | 长安画派

 

何海霞 | 长安画派

 

何海霞 | 长安画派

 

何海霞 | 长安画派

 

何海霞 | 长安画派

 

何海霞 | 长安画派

 

何海霞 | 长安画派

 

何海霞 | 长安画派

 

何海霞 | 长安画派

 

何海霞 | 长安画派

 

何海霞 | 长安画派

 

何海霞 | 长安画派

 

何海霞 | 长安画派

 

何海霞 | 长安画派

 

何海霞 | 长安画派

 

何海霞 | 长安画派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兿术长安):何海霞 | 长安画派

本站仅作交流学习使用。发布者:済古堂,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www.artchan.cn/archives/281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