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家推荐 | 且伴梅鹤共一山 —— 田江

艺术家推荐 | 且伴梅鹤共一山 —— 田江

田江,1979年生于长安,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陕西美协会员,长安青年美协副主席,陕西省艺术职业学院讲师,中国民主促进会会员,中国书画家协会理事,中国书画研究研究员,长安画舍舍长,力邦艺术签约画家。

夜半挑灯读书,一壶温酒飘香,纤长白鹤引吭高歌,侧畔屏风点缀翠竹红梅,于满室馨香勤读诗书,自是感悟古人之言“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

紫壶香茗饮玉盏,或执笔潜心画山水,或蜷缩案旁小憩,或好友远来共抚琴,辽阔空远的苍茫之境,我们不过粟米一粒,站在山川面前,飘飘然忘乎所以。白鹤傲然而立,抖动翅膀,清风拂过,高贵而独特。

非梧桐不止,非竹石不吃,非甘泉不饮,羽毛似雪无瑕点,顾影秋池舞白云。它高挑的身躯,优雅的羽翼,充斥着孤傲与清高。难怪文人雅士都喜爱与之为伍,并将其作为自己的志趣高洁的象征。

宋代诗人林逋隐居杭州孤山时,植梅养鹤,清高自适。他饲养的两只白鹤日间纵翔于湖山云天,暮时自归笼舍。林逋外出时,每有客至,双鹤便自行盘旋高飞,唳呼不绝。林逋闻见,便知有客,棹小舟而归。

艺术家推荐 | 且伴梅鹤共一山 —— 田江

且伴梅鹤共一山

——读田江和他的画作

画家田江,英俊健朗,血气方刚,健谈外向,是一位个性特点鲜明的画者。单从其外在气质来看,他应该是个硬汉演员或习武侠客更合适些,却偏偏对绘画乐此不疲,笔下人物、花鸟、山水皆有涉猎,近年尤喜画梅写鹤,亦在圈子里得了“梅妻鹤子”的名声。

江脑袋瓜子灵活,阅籍读卷,善学不庸,程门立雪,勤奋不辍,乐意通过“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来修炼豁达率性与博识多才之貌。毫端所看重的题材也就多为象征隐逸生活与坚贞人格精神的山水、花鸟以及梅兰竹菊,难能可贵的是,还能将读书所获与笔情墨趣有机的融合起来。画风颇受长安当代名家张之光、王金岭等先生影响,笔墨中不但秉承了传统技法,就连构图、技法、敷色、意境亦深得真传。田江笔下花卉,清绝高洁,淡雅浑朴,冷艳脱俗,风骨超然。不但笔法老练,注重画面主辅、虚实、穿插、疏密、藏露、聚散、开合等关系,而且生动传神,让人总能从点点花香萦回中感受到花卉的孤雅、高洁、迷人的自然美感与人文品质。

艺术家推荐 | 且伴梅鹤共一山 —— 田江

国画注重对意象的描绘和对意境的营造。田江的人物画多取材于佛门禅境,如同他的“自在堂”斋号一样,放眼便知也是个崇尚恬淡洒脱、与世无争的逸趣生活之人。他的水墨画境中也一如既往的呈现着清淡寂寥的景致,常常可见一二僧人,或谈天说地,或对弈对酌,或抚琴观画,或听松赏花,惬意行走在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仙气当中。

与此同时,田江每每常于画面上有意引入花鸟入景,或红梅绽放,傲立枝头;或桃花含笑,落英缤纷;或双鸭游弋,春江水暖;或鸽飞鹊跃,喜笑颜开;或青岭叠嶂,苍茫逶迤;或清荷婆娑,翠意悠然。瞩目其画作,仿佛身心间便会真的得了大自在般畅逸感受,变得随心所欲而无拘无束起来。他喜欢将平常生活入画,且能画出不平常的调调,既能画出高古与意趣,又画出妙境与神采,通过对自己内在思想与追求的刻意表达,真诚地让观者触碰到自己接续跳跃的艺术脉搏。

艺术家推荐 | 且伴梅鹤共一山 —— 田江艺术家推荐 | 且伴梅鹤共一山 —— 田江

田江总以真情实意来挥毫泼墨,通过厚古崇今去表达意趣。从其画梅便能以点带面的觅得踪迹。田江画中仙鹤,无论单双,似通人性。飘逸雅致,亭亭玉立,挺胸昂首,回步转颈,或引颈高鸣,或展翅作舞,或孤傲尖唳,俨然一副超凡脱俗后绅士风度。头顶丹红,嘴长颈柔,大眼凝神,神采飘逸,羽毛洁白,双腿纤细,形体秀丽,轻逸潇洒,常常相伴在持杖老者左右,形影不离,呈现一副脱俗俊逸的仙禽风姿。

艺术家推荐 | 且伴梅鹤共一山 —— 田江艺术家推荐 | 且伴梅鹤共一山 —— 田江

中文人自古就有肩负庙堂或江湖道义的责任与担当。作为三秦大地上一位颇具文化情怀的血性男儿,画家田江当然也不例外。他喜欢“梅妻鹤子”的典故,众所周知,宋人林和靖先生,隐居西湖小孤山竹篱茅屋间,终生不仕不娶,却惟独喜欢种梅养鹤,满腹清霜对冷月,面对着梅花咏出了“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的千古绝唱。

艺术家推荐 | 且伴梅鹤共一山 —— 田江

观田江近期所绘“梅妻鹤子”系列小品画,读来颇有味道。画面干净凝练,多数时候,一人、一鹤、一树、一案而已,画中人物或伏案书写,或席地阅卷,或依案抚琴,或品茗独酌,或远观飞瀑,或静听流泉,落款内容像记日记一样,家长里短、牢骚怪话、感悟随想、名言警句等等,皆可作成入画长款,读来有趣,畅然入心。笔墨拙朴率真,不紧不慢;线条自然流畅,不慌不忙;色彩浓淡随心,不媚不俗。如此以来,既寻觅到自己慰藉灵魂的精神家园,又修筑起画家精研艺术的文化领地,更激荡出观者审美情趣的艺术作品。

艺术家推荐 | 且伴梅鹤共一山 —— 田江艺术家推荐 | 且伴梅鹤共一山 —— 田江

对了,画中常有一位老者,貌似能文能武,鹤发童颜,长髯垂胸,却眉须鬓发漆黑,精气神好得很,或持竹杖,或扶锄把,或抱古琴,或握书卷,或赏花读画,或骑驴出行,有师友笑称这便是壮年田江画老了的自己,他听罢亦不恼不辩,只是甩一下他的一头自来卷长发,一笑了之。

往一个存善念有善心之人,彼此信赖,可吐心声。欣赏一幅意境深邃的好画,也能让人杂念顿消,洗尘净心,渐入佳境。就像田江画中人物那样,于松阵梅林下,或桃园荷塘边,亦师亦友,品茗论道,吟诗抚琴,真乃人生大幸事,这是我走近田江其人其画后逐渐生成的感受。他身上确有一股子勤奋好学的拼劲儿,其清雅画风,老道用笔,古韵弥漫,妙趣横生。人亦如其画境,朝气蓬勃,英气逼人,才气奕奕。

艺术家推荐 | 且伴梅鹤共一山 —— 田江艺术家推荐 | 且伴梅鹤共一山 —— 田江

然,田江是可期的,他值得关心自己的诸多师友们去期待。我期望他在未来的日子里,依然初心不改,为艺唯心,精进生猛,砥砺前行,在属于自己的艺术世界里,折腾出一片良田与大江来!

—戊戌年初夏写于长安南塬彬风堂上

关于诗人林逋“梅妻鹤子”的典故如下:

北宋隐逸诗人林逋隐居在杭州西湖小孤山,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他在山上种了三百六十五棵梅树,平日除草,施肥,辛勤劳作。待到梅子熟时,就有成群小贩前来买他的梅子。

艺术家推荐 | 且伴梅鹤共一山 —— 田江艺术家推荐 | 且伴梅鹤共一山 —— 田江

他卖梅子不是按斤两论而是根据每树梅子的数量,估价公道,所以商贩们都喜欢买他的梅子。他准备了三百六十五个竹筒,不管有无客人或是客人多少,一天仅用一竹筒梅子的钱过生活,绝不多用一文。

艺术家推荐 | 且伴梅鹤共一山 —— 田江艺术家推荐 | 且伴梅鹤共一山 —— 田江

他养了两只白鹤,客人来了,他就打个唿哨,白鹤立刻飞来,立在他跟前。他把钱和纸条装在一只袋里,挂到白鹤颈上,让白鹤飞往市里买鱼肉酒菜。那些商贩见白鹤飞来,知道先生来了客人,就按纸条所开的货物收钱付货,交白鹤带回。

艺术家推荐 | 且伴梅鹤共一山 —— 田江

如此生活尽管清贫,但是却过得其乐融融。传说他一生不仕不娶,以梅为“妻”,以鹤为“子”,故有“梅妻鹤子”之说。

艺术家推荐 | 且伴梅鹤共一山 —— 田江

本文转载自,只做学习交流使用,本文观点不代表艺术长安立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